当前位置:西门新闻网-中国最权威的新闻网 > 影视娱乐 > >>正文

地方国资入主影视惠妮特 股:壳、市场与风险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6-07 21:03   浏览次数:

不过几年,影视公司就从市场猎手沦为猎物,当然,国资注定是最纠结的救赎者。

5月26日,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吴宏亮拟将其所持5%和4.08%股份,分别转让给浙江易通(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和东阳聚文(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下属控股的子公司)。同时,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并协调第三方股东向东阳聚文转让其所持0.92%股权。

上述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拥有唐德影视28.55%的表决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实际上,这只是唐德影视的一次“改嫁”。据5月6日所发公告,当时接手唐德的还是东阳聚文,按原计划,东阳聚文将成为唐德影视第一大股东,东阳国资办将成为唐德影视实控人。

这一变化震惊了市场。5月27日晚,唐德影视收到交易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说明吴宏亮两次筹划控制权变更及短期内调整控制权变更方案的原因及合理性。

但对唐德本身来说,被多方追逐,本身是一件好事,证明自己还有溢价。但尴尬的是,资本不一定是看上了唐德的产业基础。“浙江广电一直在寻觅上市平台,和多家影视公司都聊过。目前,一线卫视湖南广电、江苏广电和上海文广旗下均有上市平台(对应芒果超媒、幸福蓝海、东方明珠),省内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也已实现上市,对浙江广电来说,有个上市平台,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非常重要。唐德影视注册地在东阳,地方国资拯救上市公司,也常见。”有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另一头,市场关心的,则是地方国资入局影视股,是否将成为潮流?毕竟,当下影视行业太缺钱。与国资委有深度接触的中国企业研究院院长李锦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影视行业并不关乎经济命脉,这又是个风险极高的行业,不可能持续。目前状况是,地方国资现金流不错,影视业又在低谷,进军制造业成本高难度大,所以偶有进军影视业状况。但上市平台确实是国企混改重要手段。”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规范的国资入主能否给唐德影视带来工业化?依旧野蛮生长的影视业,本身也存在着结构性矛盾。

唐德的基本面

唐德影视不是没有风光过。实控人吴宏亮拥有诸多体制内经验,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制片经理,中国电影集团电视节目制作中心主任助理;世纪英雄电影投资有限公司业务总监、常务副总等。

他攒起了一个大局。上市初期,赵薇的哥哥赵健,范冰冰等人分列十大股东,并透过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公司(持股51%),拥有10年内范冰冰独家代理权。赵薇、张丰毅,导演霍建起、编剧盛和煜等也均为公司股东。范冰冰与赵薇的深交所“敲钟时刻”,更是成为当时娱乐新闻头版内容,风头一时无两。

在2016年巅峰时期,唐德影视最大卖点是范冰冰,最成功项目,是其主演的《武媚娘传奇》,最大的项目,是其主演的《赢天下》,卖出750万/集的网络版权天价。

但比风光来得更深刻的是风险。《巴清传》则未能按期播出。

此外,2018年以来,随着监管政策收紧,影视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产业链上下游价格逐步回归理性。由于影视项目制作周期影响,唐德影视近两年发行的电视剧项目在原来制作时生产要素成本高,投入大,而在发行时,电视剧版权销售价格直降,导致收入与成本存在错配,这不仅提高其电视剧项目发行难度,放缓发行进度,亦导致项目的毛利率下降。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唐德影视分别亏损9.27亿元、1.07亿元,同时,由于其IPO仅募资金净额4.18亿元,融资未成功,结果是,资产负债率出现大幅上升,现金流承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唐德影视资产负债率为94.04%,净资产为1.36亿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唐德影视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2571.56万元。此外,实控人吴宏亮所持公司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2%,占公司总股本的36.25%,很难说没有平仓风险。

这个节点,对唐德影视与吴宏亮本人来说,都堪称最危险时刻。吴宏亮也不是没有努力过,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唐德影视表示,在2019年10月,吴宏亮及其近亲属与中国银行东阳支行签订总计最高额近3300万元的抵押合同,以其自有房产为公司提供抵押担保。

但吴宏亮的努力,与唐德现金压力相比,显得杯水车薪。另据记者了解,《巴清传》近期播出可能性很小,这意味着,唐德影视现金流问题缓解余地非常有限,引入新投资者,成为破局的最好途径。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